知识产权

为啥把知识产权说成IPIP开发带有更多互联点

发布时间:2019-11-08 00:13阅读次数:

  8月24日晚,刚撂下筷子,杭州小女孩一诺早早就守在电视机前,三维动画片《星学院:魔法礼服》终于开播了。自从4月底,在杭州国际动漫节上看到《星学院》的介绍,小丫头就惦记上了片中那3位会魔法的美少女。

  除了小粉丝关注,对于《星学院》首播,不少业内人士也很期待。当天,阿里影业宣布,将与《星学院》出品方美盛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联合进行IP开发。在抢IP大战越演越烈的今天,每一部优质IP的诞生,都对资本、人才有着巨大的吸引力。

  虽然已入行多年,但动画编剧刘彭去年才第一次听说IP这个词儿,“突然之间,大家就言必称IP了。”一开始有点摸不着头脑,但弄明白后发现,IP并不算新鲜事物,“其实就是英语‘IntellectualProperty’的缩写,也就是‘知识产权’。”

  “IP的概念最早源自互联网圈,听起来很虚,但内涵很实在,而且很多元。”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产业研究部主任朱玉卿介绍,IP的形式五花八门,一部脍炙人口的网络小说、一个拥趸众多的动漫形象、一首歌的名字甚至一个概念……一句话,只要有开发价值,都有可能被投资者买下版权,都是IP。仅在今年暑期档,就有《大圣归来》《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》《桂宝之爆笑闯宇宙》等多部IP电影。

  在阿里影业首席执行官张强看来,电影、动画购买文学版权的传统可谓由来已久,所谓IP开发不过是换了个新说法而已,“张艺谋导演的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改编自苏童的小说《妻妾成群》,《红高粱》改编自莫言的同名小说,只是当时没IP这个概念。”

  “美国迪士尼公司是运营IP的高手,依靠米老鼠、唐老鸭等深入人心的形象,不但创造了史上最成功的主题乐园,还开发了一系列玩具、服饰等衍生品,它们所创造的利润远远超过电影本身的产值。”作为迪士尼的玩具、服饰生产商,美盛文化董事长赵小强深有感触。

  正是受到迪士尼运营方式的启发,美盛文化近两年开始尝试IP开发,旗下不仅有《莫麟传奇》《爵士兔》等原创动画,还开发出了《星学院:魔法礼服》。赵小强介绍,“以后还会打造《星学院》第二部、第三部,目前团队以IP为运营核心,我们的目标不是出一部作品,而是找一批可以持续挖掘的形象。”

  “IP能够成为一个热词,离不开互联网的支撑,互联网也让当下的IP开发不同于以往的知识产权开发。”朱玉卿说。

  互联网极大地扩大了作品的流传范围及影响力,一位网络作家在文学网站上发布一部小说,无论贫富贵贱,哪怕地处老少边穷地区,读者们也可在第一时间无差别分享,每个人都可以表达自己的好恶,网友的打赏、吐槽决定了这部小说在榜单上的沉浮,改编高居榜首的作品无疑意味着套牢了大多数拥趸的钱包。在赵小强看来,“以前,一本书适不适合改编成电影、一组形象合不合适开发成游戏,大多取决于投资者的经验和改编者的审美趣味。现在,高点击率是优质IP的重要标志。”

  张强的观点与赵小强不谋而合。根据近日公布的报告,截至目前,阿里影业已经储备超过30个知名IP,并成立专门的运营部门负责开发。张强直言,“与其迷信大导演、大明星,不如依赖优质IP背后的众多数据进行投资决策,这样成本低、风险低。”

  在知识产权开发中,也有专门的版权经纪人搜罗好作品,针对其特质改编成不同形态的文化产品,如今的IP开发有何不同?业内人士分析,以往,大多数版权经纪人的改编计划比较零散,一个项目得找不同的动漫公司、电影公司、出版社分别合作,耗时耗力。而互联网公司往往跨界发展,旗下拥有娱乐、出版、快消产品多个板块,因而,诞生于互联网圈的IP开发从一“出生”便显示出全产业链开发的基因。

  在优质IP价格一路上涨的情况下,更有意识地进行全产业链开发,已成为投资者收回成本、打造品牌的必要手段。

  在动画片《星学院》首播的同时,《星学院》网络游戏已同步上线,接下来,还有制作大电影的计划。如今,在美盛文化的官网上,不仅可以买到精致的人偶、动漫人物穿的衣服,还有彩笔套盒、积木等既实用又安全的益智产品。“《星学院》的IP开发并不限于此,我们还将推出童话派对套餐。比如,有个小女孩想办生日派对,我们可以提供全套的派对礼服、桌椅灯饰、碗筷蜡烛,有各种主题可供选择。”赵小强介绍,美盛文化在不断尝试全产业链的布局,目前公司业务涉及动漫原创、游戏制作、网络平台、国内外终端销售、儿童剧演艺、影视制作、发行等。公司从传统纺织到文化创意产业,从贴牌加工到自主设计,从动漫衍生品到全产业链布局,一路都在突破自己。

  “IP开发的目的就是创造一种文化符号,然后销售这种文化符号和生活方式。”赵小强说,“只有把人物形象、故事植入消费者的心里、生活里,才是成功的全产业链IP开发。”

  朱玉卿分析,中国电影市场正处于上升期,仅就今年上半年来看,全国电影票房收入已达203亿元,同比去年增长47.6%,强大的吸金能力肯定会推动电影生产。上世纪十年代,中国平均每年拍100多部电影,如今每年拍摄六七百部,优质IP一下成为珍贵资源。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,上演IP抢夺战也就很自然。“另一方面也说明,业内版权保护的意识不断加强,市场更加有序了。”朱玉卿说。

  《熊出没》的编剧俞真认为,虽然现在IP很热,但与欧美相比,我们的IP开发还是浅层次的,开发的大部分都是拿过去的老IP改改,创新不够。

 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,很多被追捧的IP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,即便优质IP也并非万能,要成功运作一个项目,也需要主创方揉碎了重新创作,以符合新作品的架构需求。其实,在光鲜的案例背后,还有很多人们没有看到的失败案例。

  目前,一批下游资金、资源较强的公司也在积极扶持IP创作,加强对有潜力作者及其作品进行发掘、培养、包装和推广。此外,推动小短片、微电影产业发展,也将成为未来拓展更多优质IP的源泉。

  “我们也参与收购已经比较成熟的IP,但我们有自己的经验和优势,想尝试打造新的形象、新的故事,‘啃老’总有‘啃’完的一天嘛!”美盛文化总裁郭瑞说,“我们不贪多,但想一个个做到极致,延长我们的动漫人物的生命力。”

编辑:admin
返回
上一篇:知识产权局:我国120万件有效专利呈现四大特点
下一篇:去年法院知识产权案件呈现四大特点